注册
刘奇邀请全省高校学子:江西发展需要你们 江西老表欢迎你们

景之境——读马志明风景油画有感


来源:央广网

“镜非独景物也,喜怒哀乐,亦人心中之一境界。故能写真景物真感情者,谓之有境界,否则谓之无境界。”境界,许多时候不仅仅是作为感情的抒发,更多时候用来描绘美丽的风景。

“镜非独景物也,喜怒哀乐,亦人心中之一境界。故能写真景物真感情者,谓之有境界,否则谓之无境界。”境界,许多时候不仅仅是作为感情的抒发,更多时候用来描绘美丽的风景。

马志明风景油画

马志明风景油画

马志明风景油画

马志明的作品,画中的诗意独特地别有一番风味,画面的题材简单、朴素而又让人再熟悉不过,那往往是一间矮矮的村舍,一垄弯弯的田埂,抑或是一汪浅浅的池塘,这样随处可见的南方农村的小小场景,在马志明的画笔下都绚烂斑斓,铺陈出梦幻般旺盛的生命力来。然而,这样旺盛的生命力,展现出的却是如此安之若素的淡然心境,隐约显露的,或许还有画家的纵情、恣意和自得。性情与才情都流淌于笔端,这是一个洗练跳脱,可钦又可爱的马志明。

马志明风景油画

马志明风景油画

马志明风景油画

造化钟神秀。马志明的作品《诗意的追忆》系列色彩生动而跳跃,构图的简洁中却有繁华的层次感,这样的神秘和似有若无的仪式意味来自于对大自然和田园的由衷热爱,以及由此引发的来自内心的赞美。身处江西,此时此景,我们发现画家笔下所展现出来的美与我们内心所向往的,竟然是如此的贴合,如此的统一,没有任何的冲突和旁兀,那画中的意象也许本来就是江西的某个不知名的,却如同世外桃源仙境般美丽乡村的真实情景——那可能是一次画家写生的外景地,也可能来自他本人梦境里的故乡。

与那些我经常看见的被陈列在京城或是沪上馆廊里的大多数艺术品不同,马志明的画作并不以怪诞、破碎和所谓的各种名目的“××主义”来博取眼球。相对应的,他的作品中反倒是保留了更多充满了“乡土气息”的气定神闲,但并不保守,仿佛风姿初现小家碧玉。看,那摇曳婆娑的枝柳,不正是“像婷婷的舞女的裙”么?对于一个普通的艺术“审美者”而言,领悟到马志明画作中的美是容易的,甚至是显而易见的,因而此种感受也是愉悦的。每每观赏“马志明”,何尝不是一次充满了涤荡与升华的心灵之旅呢。

作为一名江西籍的画家,马志明对江西的热爱是明确的,或许我们也可以这样说,江西以她秀美的山河,悠远的文化传承以及母亲般包容宽广的胸怀给了马志明底蕴和坚定,也孕育了他的自信和淡泊。散淡的禅意在画家的画作里隐约出现,与被后人所称道的王摩诘的画中的禅意还不同,在马志明的作品《诗意的追忆》系列中我们找不到半点“隐居终南”的影子,这一点在现在愈发浮躁的都市社会里是多么难能可贵的品质!

被王子安誉为“物华天宝”、“人杰地灵”的江西是个可爱而又有意思的地方,江西有专出“唐宋八大家”的吉安与临川(今抚州),我们从不缺才情与文采,也不缺“致君尧舜上”和为民请命的脊梁,即便放在今天来看,王安石“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改革精神恐怕也无人能出其右;江西也有特别能吸引隐士文人的秀美山川,“不为五斗米折腰”的陶渊明和“出淤泥而不染”的周敦颐正是我们的风骨;而在那枫叶荻花秋瑟瑟的浔阳江畔,我们还有风流多情的诗人,“大珠小珠落玉盘”的琵琶声响起,大约就把家中的樊素与小蛮都忘了吧;更不消说老来失足的青莲居士,居然跑了来跟随永王造反,最后落了个流放夜郎的下场。俱往矣,让所有的文采歌赋予风流往事都随着槛外空自流的赣江远去了吧。时光荏苒,许多年后,我们早已经失去了白鹿院里的朗朗书声,当年四大米市的繁华也已远去,然而如空谷幽兰般的独立、自负与骄傲依然留存在我们心底。这一点,在马志明的画作中也不经意地显现,那些斑斓的色彩和肆意的涂抹都足够爽朗明快、直抒胸臆,就像是画家本人常常温柔而又执拗地对我说到的:“我只要我内心中最美的画面,与其他何干?!”

好一个直抒胸臆!好一个与其他何干!我想正是因为马志明这样的文艺和犀利,才叫人如此着迷吧。他对故土的缠绵与眷恋,他笔下的傲然与洒脱,甚至是他大碗喝酒、大块吃肉的豪爽与肆无忌惮,都是我们爱他的理由。

(文/张学钊)

[责任编辑:彭颖姣]

  • 笑抽
  • 泪奔
  • 惊呆
  • 无聊
  • 气炸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提供该页内容是出于为广大网友提供参考信息为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用户不得用于任何商业目的,不得以任何方式修改本作品,基于此产生的法律责任凤凰网江西频道不承担连带责任。如有问题请联系city_jx@ifeng.com。

今日推荐

江西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