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11位设区市市委书记本周都在忙什么

认知与回归 余春明的外销瓷情缘


来源:凤凰江西

1982年毕业于浙江美术学院陶瓷专业的他,曾在南昌大学建筑专业教授美术基础课。1996年底,他应美国加州UCLA大学东亚语言文化系的邀请前往美国作访问学者。一个偶然的契机,让他开始走上了收藏外销瓷的道路并一发不可收拾。

认识余春明教授是在近日在上海召开的第三届中国明清外销瓷国际学术研讨会上。1982年毕业于浙江美术学院陶瓷专业的他,曾在南昌大学建筑专业教授美术基础课。1996年底,他应美国加州UCLA大学东亚语言文化系的邀请前往美国作访问学者。一个偶然的契机,让他开始走上了收藏外销瓷的道路并一发不可收拾。

外销瓷

认知:踏上外销瓷研究之路

谈及他与外销瓷的特别情缘,时间恐怕要回溯到2003年。“我是2003年才知道还有外销瓷。当年我学的是陶瓷,总有一点内疚,好像感觉现在跟陶瓷都没关系,就买了一些官窑瓷,可是官窑越来越贵,价格又贵、假的又多,感觉很麻烦。”

当时喜欢在国外拍卖行买古代画的他,偶然间得从江西省博物馆朋友那里看到了一件外销瓷收藏品:“她拿着一个完全是西方的绘画的风格的瓷器说,这是是典型的乾隆器。我很奇怪,这不像中国画的瓷器,怎么会是典型的乾隆器?后来才知道有外销瓷的存在。”

学者喜好研究的习性,令他在十多年的收藏中,花费了大量的金钱和心血在对于外销瓷的研究上,这也让他结识了国外对于外销瓷研究的权威学者:“我习惯会做点文化研究,去买书的时候发现,全世界还有那么一批人在研究这个。越深入了解以后知道外销瓷里面分类还蛮多,而且外销瓷中的纹章瓷稍微有点特殊,因为是私人定制的,数量又有限,我开始了解纹章瓷,自然而然就需要买安吉拉·霍华德的那两本书。

他所提到的安吉拉·霍华德,是世界知名的中国纹章瓷研究专家。安吉拉·霍华德女士和她的丈夫大卫·霍华德在英国经营一家外销瓷古董店,迄今已经有30多年历史。已故大卫·霍华德是世界知名的纹章瓷专家,其所著《中国纹章瓷》等书是研究纹章瓷及中国外销瓷的权威读本。

事实上, 2003年至2007年,国内对于外销瓷,都鲜少有人知道。

“当时国内对这个是属于空白阶段,我想去买大卫·霍华德的著作《中国纹章瓷》,可是我朋友告诉我说,这个书太贵了,光书就得一千多美元,对我们来说一千多美元买本书还是有点奢侈,后来我想想不行,这个是工具书,必须得买,所以就买了。”

无意间,这本书却成为了余春明与安吉拉·霍华德女士认识并结缘的桥梁:“这本书是由安吉拉他们自己家里面成立的出版社发行的,我在亚马逊上买了之后的订单到了她手里,她一看,很惊讶,中国人竟然买这个书,在那时候是还没有过的。她当时很激动,就主动跟我联系了。把书寄来的时候,她写了一封信给我们,然后就开始认识了并熟悉了。

“纹章瓷作为当年私人定制的外销瓷中最重要的一个门类,是西方的家庭拿自己的家族的徽章到中国来定制的一类瓷器。余春明说,大卫·霍华德夫妇一辈子都在研究中国外销瓷的重要分支纹章瓷,这种精神令人感动:“外销瓷本是我们中国文化,但甚至本国都已经没有人知道这个事情,而他一个外国人去花毕生的精力去研究、去研究每一个家庭的出处,每一个纹章瓷器是属于哪一个家庭,当时订单的这个家庭是一个什么样的背景,他为什么订这个,是什么时候订的,他都研究得清清楚楚。总共才六千多份纹章瓷,他弄清楚了四千多个家庭,这个很了不起。我很敬佩他,而且我们也缺少这种精神。”

外销瓷

折射:西方中外文化交流载体

中国明清外销瓷,在中国瓷器烧造史和陶瓷贸易史上,有着独特的风格、独特的影响和独特的地位。在300多年前中国还基本处于闭关锁国的状态下,外销瓷扮演着全球贸易与文化交流使者的角色。这些“曾经征服世界”的中国明清外销瓷不仅曾风靡欧美,如今在全球各大拍卖行也占有一席之地,许多著名博物馆也将其收纳展览,众多学者将研究中国明清外销瓷作为毕生的事业。其断代的准确性、艺术生活化的取向,对当代中国陶瓷也有着现实的意义。

谈及整个外销瓷审美的变化,余春明认为则是整个中西贸易、文化交流碰撞后的审美演变结果。

“最开始是欧洲盲目崇拜中国文化,国外最初没有瓷器。从能够贸易开始,从1557年到康熙早期、崇祯年间这段时间,基本上都处在这段时期。”

“当然里面也有一些小变化,第一外国人认为国内做的东西必须细一点,这个变化又带来了中国文化的一种审美变化;第二他们觉得希望不光是青花,颜色要更丰富一些,所以使得整个明代晚期中国开始发生了一些文化上的变化,到了晚明就是资本主义萌芽的阶段,也跟外销有关系,因为在中国文化外销的同时,西方文化的特色也在影响中国;第三个原因是因为中国人的手巧,很多西方的金银器、钟表也拿到中国来做,所以使中国的这些行业也开始有一些变化,转成精细化加工,审美趣味从写意变成写实的、从抒情向描绘性的技法转化,这个阶段是西方一种盲目崇拜中国文化的阶段。”

“到了晚明的时候外销纹饰还是有一点变化,比如说到了万历年的时候,画面会加进郁金香,和有些欧洲花卉是中国没有的;有些如小兔子这种,跟中国道教的象征性动物纹饰如鹿和大象等那些东西不太一样,也加了进来。但是更重要的是带来了审美的变化,就是西方人对描绘的喜爱、对细致的感觉的喜爱,也在渐渐改变着当时中国的汉民族的审美观念。

“清早期更为明显,清朝本身就是游牧民族,清政府一方面在学习中国汉文化,一方面也喜欢西方文化,两者比较相吻合,整个清朝的审美都在往细致化走,往中国人审美的庸俗化发展。”

而在他看来,由外销瓷带来的审美观念的变化,也与中国贸易史密切相关:‘比如说,清朝以后康熙海禁二十年,从康熙元年开始到康熙二十年实行海禁。海禁的时候基本上没有对外的贸易,整个贸易就传到了日本,当时日本对外开放比较接纳西方的东西,又喜欢加上他们本民族的题材跟形式,所以在海禁结束贸易回到中国以后,外销瓷就受到了日本浮世绘样式的影响,所以这也反映出中国人在接受商品的定制的时候,灵活性比较强。”

从1730年到1740年,则是外销瓷发展的关键十年,余春明认为,这也可视为外销瓷进入成熟期的标志:“这十年里西方人开始慢慢地对瓷器的研制已经接近成熟,各个地方的瓷区都已经建立,他们自己的纹章都也已经同时在本国和中国制作。虽然依然非常地推崇中国的瓷器,可是他们认为有好多的他们自己的东西要拿到中国来做,不需要完全用中国的样式,就把欧洲的绘画包括他们自己的设计,还有宗教等内容,大量地进入中国,让中国的瓷器艺术家绘制。

“贸易到了1730年以后,中国的外销瓷的边饰纹饰的方向,除了贸易的需要这一部分之外,还有一部分是跟着西方的流行走,所以在中国的瓷器里面,可以看到西方欧洲的流行比如新古典主义是一个什么样的风格,你可以从瓷器里面看到。”

而在他看来,整个中国外销瓷器,承载的不光是中国文化,而是全世界的文化。它甚至还记录下了西方的一些重要的历史事件或者报纸新闻:“比如说伦敦的一个小姑娘,十九岁,跟一个吉普赛人,她控诉说这个吉普赛人强奸了她,结果就判这个吉普赛人有罪,最后陪审团发现这个女孩在撒谎,在说谎,后来进入详细调查的时候,才发现这个女孩诬告,之后又把这个女孩流放到美国的乔治亚州去了,就这样的一个故事,包括他们的事件等等,并且记录了古代欧洲城市如伦敦的城市公园、街道和他们的建筑都画在中国瓷器上,挺有意思的。”

“不光是有他们的家庭、城市,国家的环境和他们的兴趣爱好,还有西方的文化历史,如唐·吉珂德、圣经故事等,和当时的现象、欧洲历史人物。比如说政治斗争这两边,一边受害的,一边是受益的,两边人物都在中国的外销瓷器上都有。同时他们又承载了中国传统文化,因为中国的历史故事在中国的瓷器绘画中几乎是没有的,但只有在外销瓷里面出现了很多比如后汉书、三国、西厢、隋唐演义等等这些故事。这些就非常有意思。”

他认为,外销瓷不仅折射出整个中西文化交流发展的碰撞与美学演变,它更是中外文化的交流的载体:“这个载体对当下中国文化的研究和西方文化的研究都显得非常重要。西方的彩色纹章、家族纹章现在已经看不到了,他们的彩色家族纹章在彩色的服装、旗帜上面,都容易破损的,只有银器、贝壳雕刻的才留下来了,而中国的瓷器让他们看到了彩色的纹章,它为欧洲保留了整个欧洲的家族纹章传承的历史。”

“在中国瓷器上见证了许多的中外历史,为中国和世界留下了一份珍贵的记录。它还保留着当时的中外贸易的记录,是大航海时代的见证。” 余春明说。

 回归:建立外销瓷博物馆

2010年,余春明向安吉拉·霍华德女士提出了自己想要回国推广中国外销瓷文化的想法得到她的鼓励与支持。就这样,怀抱着让更多人了解整个中国外销瓷文化的想法,2010年,他重返中国,并携数百余件曾为欧美众多名流收藏的瓷中珍品落户南昌大学,并以此为基础,创建起了国内首个向社会开放的外销瓷博物馆。

身为收藏家,自身收藏品能进入博物馆,在他看来,也不失为一个美好的归属:“我当时陆续买了上千件的东西,捐了236件给了南昌大学,捐给南昌大学的时候我是按照类型做的,比如说有七个类型,纹章瓷类型、山水类型、人物类型、花卉类型、西方题材、西方设计类型等等这些,就想把各个类型在很小的范围内有一个全面展示。”

“我的主业是画画,画了一辈子。用艺术家的眼光来看待瓷器会很不一样。在国外好几个专家都觉得很奇怪,觉得我上手鉴别古瓷很快,现在他们拿到假东西都会来问我。我就觉得画家的眼光是有一点作用,画家对一种色彩的微妙感觉和形式的微妙变化,一眼就能看出来不一样。”艺术家经验给了他不一样的收藏眼光。

而谈及收藏,余春明认为,定向分类收藏很重要:“如果要做收藏,一定要分类,而且要定向。”

高端、有趣味性的题材类外销瓷也是他目前的收藏重点:“第一是我通过我多年的实践跟数据,我去考察它的数量和存世量;第二需要看它的质量;第三如果对中国文化和西方文化有一种特殊背景的外销瓷,我会深度去研究解决一点问题,这是我目前收藏的一项。”

2013年,他从一位英国的古董商之手购得苏格兰风琴手画面的瓷器,就是一件别具意义的收藏品:“苏格兰风琴手是当年英国的辉格党人跟保皇党两派斗争的一个产物,两派斗争当时苏格兰闹独立。苏格兰有一个士兵风琴手,很受老百姓喜欢的,他属于保皇派,在斗争中失败了,被流放到美国的肯尼亚州,有一个画家那就把这个事画成一张画,这个画就拿到中国来做了瓷器。

“这个瓷器如果没有这个题材因素,它就是一般的乾隆瓷器。但是这是一个很特别的题材,所以它的价值非常贵,这就是外销瓷的魅力。而且它的数量极少,所有的研究下来,这件瓷器估计只有,两个器形,一个盘子、一个大碗,这两个类型通通加起来,盘子可能在全世界只有四五十件左右,数量很少。这就是做高端、收题材性收藏品的典型例子。”

稀缺的外销瓷也是他收藏的重点:“比如有一件收藏品是雍正薄胎蛋壳瓷,用胭脂水施在背后,前面绘制的公鸡、锦鸡和中国仕女、画得很细很细,在中国的粉彩里面,它细到了极点,大概有十几种粉彩颜色。而胭脂水和蛋壳瓷是当时的一种新工艺,当然蛋壳瓷在中国景德镇宋代就有了。但是在那个时候,中国外销瓷里面它是一个很高端的,虽然官窑里面也有这个,可是外销瓷里面这一类的东西只做了五年左右,所以任何一个人拿到手里都爱不释手。它承载了中国传统文化的教育内涵,仕女婴戏的画面的意思有两层,第一层仕女是母亲的形象,是从雍正的十二美女图的感觉一脉相承的;第二层它后面所有的摆设,都说明了这个女人要教好她的孩子,她必须要有涵养,比如书画琴棋,然后加上古董、青铜器,端庄贤淑的那种。所以这一类的收藏品因为它是中国传统文化,而且又是整个外销瓷的最高顶峰时期的产物,生产年头少,所以我也比较在意这一类。”

收藏:文化的顶尖审美

余春明说,在当下,强调文化收藏特别重要。

“中国的古董、瓷器、青铜器、古代书画它有着本国很厚重的文化价值,是全球的历史的见证。而外销瓷无论对中国、对国外,都是全球文化的一个载体,它非常珍贵。我觉得必须推广出去,要让大家知道,中国当年是如何辉煌。”

“而中国曾经毁掉了自己的文化,刚刚从毁掉的文化的废墟里面慢慢地走出来的时候,脑子里面想到的只是钱,并没有看到文化,只是看到文物是一个钱的替代物。所以我想通过外销瓷,让人们感觉到中国要真正的文化走出去,要在历史的基础上,慢慢地借鉴历史来做,并让更多的人认识到真正的中国文化的历史,这段文化的历史的讲述,瓷器是最重要的载体。”

“中国的收藏家还有一些属于跟风的状态,而收藏是文化顶尖的一种审美,可是现在却成为一种没文化的表现,这个是需要慢慢改变的。所以要有人来做文化的先行,如果从现在市场的低潮慢慢关注文化的话,今后中国收藏界才会真正体现文化与生活的价值。” 余春明说。(谢媛)

[责任编辑:曾悦之]

  • 笑抽
  • 泪奔
  • 惊呆
  • 无聊
  • 气炸

今日推荐

江西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