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江西布展法共《人道报》节中国馆 刘奇参观并看望工作人员

记藏书家王咨臣与胡先骕的交往


来源:大江网

记藏书家王咨臣与胡先骕的交往。

原标题:记父亲王咨臣与胡校长先骕的交往

1941年9月,我父亲王咨臣以28岁青年的身份,接受国际著名植物学家、国立中正大学胡校长先生的聘请,踏入国立中正大学文史研究部担任研究员,同时兼任资料室主任一职,与著名目录学家姚名达先生一道,共同研究目录学。这段难得的人生经历,不仅使父亲在目录学研究方面取得较大成就,也为以后进行广泛的学术研究奠定了一个扎实的功底,同时更与胡先生建立了终生难忘的交谊,再即是从胡先生身上学到了许多治学、做人的道理。对即将开始的大学研究员生活,父亲于当年七月三十一日在江西省立图书馆永新阅览所赋《应胡步曾校长之聘,移家泰和》诗云:“此去只应增学问,探求真理愿穷年。”后来的学术发展,也确实诠释了这种志趣,即“探求真理”的不懈精神始终伴随者父亲走完了全部的人生,为我们子女树立了一个良好的学习典范。

著名藏书家王咨臣

入校前夕

由于我祖父去世较早,家境一直比较贫困,父亲上初中开始就基本依赖借贷度日。据父亲自撰《王咨臣行年纪略》一稿看,1936年7月南昌师范毕业后,既要赡养母亲,还要偿还债务,加上年龄也不小了,按照当地的婚俗,成家的事情也迫在眉睫了,因此也曾为如何找到合适的工作苦恼过,后来由于时任南师校长的彭以升先生照顾,才留校图书室工作。此前他对目录学已经有了初步研究,并通过研究活动结识了时任江西省立图书馆馆长的欧阳祖经先生,经他的点拨,研究目录学的水平有所提高,不仅如此,欧阳祖经先生还聘他进入省图书馆工作。如果父亲满足现状的话,或许将终生工作于省图书馆,但他恰好相反,觉得在那里工作一辈子,目录学的水平很可能不会有更高层次的提升,从学术发展与提升的角度考虑,希望今后有机会能够谋取更为广阔的发展之处。恰好中正大学已经成立,急需各方面的人才,胡先生为了将之办成一流大学,为乡梓教育事业作出较大贡献,不惜代价从全国各地聘请了大批知名人士担任教授,其中就有欧阳祖经和姚名达两位。这两位乡前辈,父亲都认识,乃写信给他们,请代为推荐给胡先生,表达了“鱼书致意愿云从”的真诚心情,同时又将自己的研究成果《书目学术编年》、《四库全书纂修系年录》二文作为附件,一并呈给胡先生审阅。欧阳祖经和姚名达先生都是热心者,即不遗余力地予以推荐,胡先生读毕二稿,初步同意了。

1941年7月中旬,父亲离开省图书馆永新阅览所,前往杏岭中正大学,先行拜访文史研究部教授姚名达,又请姚先生带领谒见胡先生。应该说这是第一次谒见胡先生,但没有繁文缛节的客套,也没有虚应故事的过程,“彼此谈话十分和谐”,《王咨臣行年纪略》一稿中如是记载。对先前所呈书稿,胡先生认为“颇有学术水平”,“决定聘我为研究部研究员”,并任命“为研究部研究室主任”,父亲即于八月辞省图书馆工作,九月到正大上班,从此开始了与胡先生长达数十年的交谊。

在中山室

父亲到正大上班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在研究部教授姚名达先生的指导下,对研究部资料室(又名中山室)办公场所作了一番全面整理,复根据实际情况制订了《研究部资料室工作实施计划纲要》。其内容大致如下:

首先将原来局限于文法学院的文史、政治、经济的研究扩大到农业和工业的研究,图书采购范围也须随之扩大;

其次剪贴报纸和编制文法、农业、工业论文索引,并装订成一本小册子,以便翻检;

最后是增加工作人员,各司其责,一人管理图书编目和阅览,一人编制论文目录索引,一人剪贴报纸,一人则负责采购图书。

《纲要》呈经胡先生审阅批准后,众人均各司其责,严格按照《纲要》的要求去认真细致地工作,使得资料室的面貌短时间内就有了很大改观,不少外院系的教授、学生纷纷来此查找资料和借阅图书,都感到比此前方便多了,“可以收事半功倍的效果”。

除了做好本职工作外,父亲还经常利用业余时间与目录学专家姚名达教授在一起共同探讨、研究目录学,有时甚至为了某个学术问题也会产生争论,“恒至午夜不休”。他在研读了姚名达教授的《中国目录学史》和《中国目录学年表》两部专著之后,根据自己的读书心得,不时向姚教授请益,日积月累,后来撰成了《中国目录学史编年》和《章实斋年谱评议》二稿。文稿完成后,本拟请姚教授再作一次修订,不意姚名达教授突然以身殉国,致该稿一直未能付印,遂为终生憾事。当然,此乃后话。但可以告慰前辈的是,上述两稿由于姚名达教授儿子姚果原先生的努力,即将分别作为《姚名达文集》和《姚名达年谱》的附件公诸于世。

由于父亲在资料室的工作颇为出色,深得众人好评,胡先生决定将原定八十元的工资提高到一百二十元。

父亲生前曾对我说起有关胡先生的往事,其中最佩服的是他的才思敏捷这一点。说学校不时有群众性集会、名人演讲及来校访问之类的事情,每逢此时,主持人多在演讲结束之后,邀请胡先生作一次总结性的演讲,而胡先生的即兴演讲,往往比原讲者还要系统、具体、明白,使听讲者更易受到感染,省政府有时也会请胡先生去演讲,而继任校长则在这方面较为逊色。再就是胡先生和蔼待人、易于接近、不摆架子的学者风度也使父亲受到不少教益,受用终生。

后续交往

1944年5月,由于种种原因,胡先生不得不辞去正大校长职务,校长既去,我父亲见此情势,也于不久后辞中正大学职,从此就与他所尊敬的胡先生天各一方。1949年前后,由于战乱和连续不断的政治运动,两人音讯阻隔,但我父亲只要有机会,他总会设法去拜访一生中最值得尊敬的校长。

1945年,胡先生应邀来庐山为省教育厅组织的暑期教师讲习班作主题演讲,恰好父亲也参加了这次的讲习班,两人因此得以有长达一个月的时间聚首。父亲很是珍惜这个机会,对胡先生的每次讲演,他都做了笔记,形成了《庐山讲习一月记》。1957年,胡校长再度来江西讲学,父亲又专程前往拜访,并带去他曾祖父胡家玉致许仙屏的亲笔信札一份,胡先生见后十分喜爱,回北京后特意托人捎来口信,要求收藏曾祖父的遗物。大凡藏家都有一个不成文的惯例,自己珍爱的藏品,是不愿轻易给别人的,但这次例外,父亲将原文重抄一遍之后,忍痛割爱,送给了胡先生。对这件事情的前后经过,父亲有着比较详尽的记载,如1974年所写《挽步曾校长》的注释9记载道:“步曾先后讲学庐山、南昌间,余皆从游,并出示所撰《新建近代人物志》稿,乞其删定,大为赞许,又出示其曾祖小蘧先生致许仙屏亲家一书,至为欢然,未几即托胡一民索去。”

父亲尊敬胡先生的心情还可通过两次写挽诗的行动体现出来。1974年2月底、3月初时,他听到校长逝世的噩耗后,悲痛不已,立即写了一首古风《挽步曾校长》,“四人帮”垮台后,他又接到胡先骕治丧委员会发来的讣告,再次写了一首七绝《挽胡先骕校长》,诗文不长,权照录于下:

序:得《胡先骕先生治丧委员讣告》,以校长深受林彪、“四人帮”残酷迫害,于1968年7月16日含冤逝世,终年七十有三,定于1979年5月25日上午10时在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礼堂举行骨灰安放仪式,追悼昭雪,不禁悲喜交集,因续为挽章,以寄哀思。

魑魅横行四海时,文章科学尽荒衰;

含冤十载今昭雪,桃李芬芳万世师。

这种先后两次为同一个人写挽诗的做法,据笔者所知似乎还不多见,尤其值得一提的是1974年3月间写的那首长诗。它高度概括和肯定了胡先生的贡献,对胡先生充满了敬佩,同时回忆了与胡先生的交往,对其人品赞叹有加。父亲之所以能够在“四人帮”肆行的岁月里赞赏胡先生的贡献,除了具有很大的勇气和前瞻性的学术眼光之外,还有一个原因是父亲非常了解胡先生的个人道德、学术水平、文章风格等各方面的情况,对这点,我们不妨看下面一例:

一次,胡先生对父亲谈到自己从事植物学研究的动机时说:“中国十分贫穷,知识落后,为了挽救中国,转弱为强,转贫为富,人人有饭吃,有衣穿,必须发展中国农业,兴修水利,植树造林,保持水土,防止流失,才能避免水旱灾害,使祖国大地资源得到开发,广大农民得到幸福。这是我报效祖国的衷心志愿,所以我毅然选择攻读农业森林科学的专业,并愿为此奋斗终身。”(引自湖北校友会编《胡先骕先生诞辰百年专刊·胡步曾先生评传》,1994年版)笔者以为,如果两人之间知之不深,一般不会涉及这种话题。再有一例,家中曾长期摆放过胡校长的照片,照片约两寸大小,但父亲用了较大的玻璃框装好,陈列于自己的卧室中,以便能够天天看到他所尊敬的校长,策励自己在学术领域不断进取!即使是在“文革”期间也不曾拿开!

正是在这种知之颇深的前提下,父亲很早就开始留意收集胡先生的文献资料,在国内学术界第一个撰写《胡先骕先生年谱》,可称是国内研究胡先生的开山专著,后刊于《海南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1986年第1期),此外又撰写了不少关于胡先生和中正大学的文章,再如有人编纂《忏庵诗稿》、《胡先骕文存》等书之际,他也无偿提供了较多的一手资料,并提了不少建设性的意见;胡先生诞辰一百周年之时,湖北校友会出版纪念专刊,父亲撰写《胡步曾先生评传》一文,详尽地列出了绝大部分的重要书目及文章篇名,另外即是在他主编的《新建文献五种》一书内为胡校长立了传记,列出胡先生的重要著作书目,还收录他的科普长诗《水杉歌》作为《诗徵》重要内容之一保留,对之赞叹不已。

也许是父亲受胡先生的影响颇深,在我的记忆里,他对那些好钻研学问的学者、晚辈等之类的青年人,永远都是和蔼可亲,别人上门要求查阅资料,他总是热心、热情、周到地满足别人的要求。甚至对我也这样要求,说以后有人上门查找资料时,一定要做到热情周到等等。

行文至此,用我父亲所写的一段话来作结语,以见他对校长的崇敬之情:

“步公的一生,为人道德高尚,刚正不阿,热爱祖国,爱护学生;为学重视科学研究,喜好吟咏诗词,是著述宏富、蜚声中外的国际学者……步公的英名,将永远活在我们的心中,永垂不朽!”

[责任编辑:曾悦之]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提供该页内容是出于为广大网友提供参考信息为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用户不得用于任何商业目的,不得以任何方式修改本作品,基于此产生的法律责任凤凰网江西频道不承担连带责任。如有问题请联系city_jx@ifeng.com。

今日推荐

江西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