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11位设区市市委书记本周都在忙什么

新风楼:一座藏书阁楼的翰墨春秋


来源:大江网

1955年,新风楼搬到系马桩后,曾交替使用“千简斋”、“百联馆”二名,但时间也不长。大约是到了1960年代前后,才改称“新风楼”,并一直使用到今天。

曾国藩、张之洞、李鸿章及晚清名人

准确地说,王令策开始“走近”他父亲,始于上世纪八十年代。

上世纪八十年代,因为“道听途说”了很多关于父亲藏书的故事,他开始渐渐地去了解那个在别人眼中“了不起”的父亲。

事实上,老先生的藏书始于上世纪五十年代前后。1952年,他调任江西省人民政府文物管理委员会委员,开始专职从事抢救古籍、保护文物工作。

新风楼藏有大量晚晴名人亲笔信札

土改时期,很多书籍变为废纸,他穿梭于各大废品收购站,搜寻到了相当多的珍贵古籍。

1960年初夏,他在婺源访书,一辆满载书籍的卡车在路上行驶,他本能地冲过去把卡车拦下来,结果在卡车里发现了一套康熙年间原刻的《金瓶梅》。王令策说,那套《金瓶梅》非常罕见,国内只有上海和北京两家图书馆有收藏。因为它是原刻本,不仅最早,也最全,后来或木刻或石印的版本,都有删节。

还有一次,老先生奉命前往西山万寿宫调访古建筑时,在一个店里买饼干充饥,结果发现店主用来包装饼干的纸张是宣纸,上面还密密麻麻地写满了字,於是他就拿出来仔细看了一下,意外发现这是清朝康熙年间(1662—1722)写刻本《谢文庄(谢一夔,新建人,明代状元)集》的残页。他立刻继续问店主是否还有类似的纸张,结果还真的是有不少,最终检得《庐山志》残本十馀册、《谢文庄公集附录》、《行状》数页。

采访中,王令策拿出了一本名为《奉新许氏玉芝园图志》。这是一本私家园林专志,与清代两广总督许仙屏有关。

许仙屏,名振祎,江西奉新人,同治二年进士,曾两次加入曾国藩幕府,负责起草书函、奏章、咨议等文案工作,先后跟随曾国藩十六年,其间,他还曾组织乡兵与太平军作战。

许振祎进入曾国藩幕府的第二年,曾国藩所率的湘军水师在江西(在今星子县境内)境内被太平军围困,战况危急,其幕客和随从四散而去。只有许振祎始终跟随,不离左右,因此深受曾国藩的信任和器重。

为官期间,许振祎与晚清名臣李鸿章、张之洞、赵之谦等人都保留了大量的书信往来。晚年,在家乡购地一块,建成玉芝园。这本《奉新许氏玉芝园图志》是许振祎的次孙许汪度所编。该书实际上是一部私家园林建筑图志,完整地记录了“玉芝园”的园林布局和结构。

而这部书究竟有什么来历,它背后又有怎样的故事?这就有必要插叙一段老先生和许仙屏的关系。

原来老先生的岳丈包金披是许仙屏的外孙女婿。因为这层关系,与许振祎的孙子许汪度很是要好,按辈分来讲,老先生应该叫许汪度表舅。1950年代土改开始后,许汪度被限制人身自由长达将近二十年之久,家藏古籍尽行散出,在被投入监狱的前夕,他即将其中的少量藏书和大量清人信札转售给了老先生。

新风楼线状文集

抗战胜利、复员南昌之际,老先生还在泰和捡到一份《重建滕王阁计划草图》。上世纪八十年代,滕王阁重修之时,这份草图就发挥了重要作用,如今滕王阁的主体建筑造型,就是依据这份《草图》设计的。至于滕王阁最高一层的阁檐下“滕王阁”三字,也是从老先生收藏的苏东坡墨迹(拓本)《滕王阁诗序》中辑录放大的。

[责任编辑:曾悦之]

标签:江西 藏书 新风楼 文化

今日推荐

江西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