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11位设区市市委书记本周都在忙什么

新风楼:一座藏书阁楼的翰墨春秋


来源:大江网

1955年,新风楼搬到系马桩后,曾交替使用“千简斋”、“百联馆”二名,但时间也不长。大约是到了1960年代前后,才改称“新风楼”,并一直使用到今天。

吝啬鬼、怪人以及疯狂藏书家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王令策把传承新风楼作为他的一个理想。上世纪90年代末,时任南昌市长的程安东鉴于王咨臣老先生的藏书对滕王阁第29次重建作出了莫大贡献,有功于世,又曾保护了一批珍贵古迹、书籍免遭焚毁,特意批示,将现在的这栋三层小楼调换给王咨臣老先生用于藏书。

当时有很多人出来反对,说王咨臣“级别不够”。王令策回忆说,当时程安东顶着压力,坦言说,谁要是有这么多古籍藏书,照样给他一栋。此事才得以平息。

上世纪八十年代,藏书家王咨臣(左前一)在滕王阁施工现场

事实确实如此,在江右藏书史上,老先生有承前启后的重要意义。如今,王令策既是继承父亲的遗志,也是一份人文守望。

那个春日的午后,王令策拿出了他的藏书,讲述了他的父亲和这些珍贵藏书背后的故事。

王令策的父亲王咨臣老先生,著名藏书家,文化学者,新风楼的创始人。民国三年(1914)出生在新建县一个耕读世家。在当代学人的印象当中,老先生终生都在谦卑做学问,其学识以及对江右文献收藏、整理、研究方面的建树和贡献早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就已经声名在外。

然而,父亲的名望也好,藏书也好,对于青年时代的王令策来说,似乎都与他无关,父子之间的关系甚至因为生活价值观上的差异而有些抵牾。

在青年王令策眼中,父亲就是那个全世界最吝啬的人。

“他在世的时候,我们父子之间是严重对立。”王令策说,父亲的生活习惯,让他不可理解,甚至不可理喻。比如一盆洗脸水几乎都要经过“九道轮回”的利用,他自己曾经为了省钱一天只吃一顿饭。

记得1968年的时候,两年没有没有见过父亲的王令策,在当时的新建县一个卖油条的摊位边,想要父亲买三分钱一根的油条吃,却被凶狠地拒绝。

也许因为父亲在生活中的那个“坏习惯”,他从小就对父亲“无好感”,尤其知道到对待书籍显现出完全不同的作派之后,他对父亲的感情更是冷若冰霜。

王令策说,他会借钱买书,绝对不会借钱吃饭。老先生在《新风楼记》中有一句话说道:“节衣缩食,聚书於新风楼中。”老先生在世的时候,常说:“碰到好书的机会是不多的,而好菜、好饭嘛,今天没吃到,明天还有机会吃得到。”

“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家中近两万册(件)藏书,都是他从牙缝里抠出来的。克勤克俭的习惯,可说是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王令策说,很长一段时间,他对父亲藏书行为只用三个字来解释:没有用。对于奔走于街头巷尾去搜罗书籍的父亲,他同样漫不关心。

新风楼内一角

上世纪八十年代前后,王令策因工作调动的事,去了当时的奉新县文教局。在文教局,有位老先生的朋友告诉他说:“你父亲可是个了不起的人哦”,王令策淡然一笑,脑海里检索了父亲的形象,依然是那个连三分钱都不愿出的“吝啬鬼”,他实在想不出父亲还有什么了不起的地方。

后来,陆陆续续有人告诉他关于父亲的故事。“他收藏的那些书画、信札、手稿等,是我们省内、乃至国内都比较罕见的,可都将是在社科研究领域很有用的第一手资料。”言者谆谆,听者邈邈,让王令策疑惑的是,为何那么多的人都说会说他是一个了不起的人呢?

[责任编辑:曾悦之]

标签:江西 藏书 新风楼 文化

今日推荐

江西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