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刘奇作为中共代表出席法共《人道报》节

海昏侯文化启示录(1):鄱阳湖西岸往事


来源:大江网

五年以来,正如海昏侯大墓考古领队杨军所说:“考古过程格外的艰辛,但又出乎意料。”随着发掘工作的深入,各种珍贵文物的相继出土,一场与汉代历史的隔空对话也正式被拉开。

“海昏”意为“鄱阳湖西面”的意思。

相关阅读:

海昏侯文化启示录(2):海昏侯视角下的汉代文化乡愁

海昏侯文化启示录(3):发生在南昌郊外的烈火传奇

海昏侯文化启示录(4):江西文化研究迎来新契机

距南昌市近50里开外的新建区大塘坪乡观西村,正经历着一场命运的蝶变。很久之前,关于这一带有“藏宝”等各种不被证实的传说,早就从这个小村子被传开,至今依然不绝于耳。从而也引发了无数的“摸金校尉”对这里的觊觎。

过去几月的时间里,由国家级考古专家和江西考古研究所组成的发掘小组以及各路媒体记者,先后从四面八方云集而来。

鄱阳湖水位下降湖底露出近3公里长明代古桥

从外地赶来的“各路人马”,无一例外地从八一桥头跃过。隔岸是1000年前王勃吟诗楼台滕王阁。他们穿过秋水河畔,抵达了同样的目的地:南昌西汉海昏侯墓考古发掘现场。

2011年确定以西汉海昏侯墓为核心的墓园以来,这个原本最普通不过的南方小山村就变得异喧嚣。当地村民对于来到他们村子里的陌生人,从最开始投以警惕的目光到现在习以为常。

如今的观西村墎墩山上戒备森严,更多的时候持枪的警卫让村民望而却步。2015年1月对海昏侯墓园确定挖掘开展之后,这里更是在一夜之间成为了天下焦点。

五年以来,正如海昏侯大墓考古领队杨军所说:“考古过程格外的艰辛,但又出乎意料。”随着发掘工作的深入,各种珍贵文物的相继出土,一场与汉代历史的隔空对话也正式被拉开。

尽管海昏侯大墓考古工作已经进行到最为关键阶段,但围绕着海昏侯墓的文化大猜想以及对于江西文化的启示却已早已触发了江西文化大家的思考。

位于南昌新建区的铁河古墓群

时至今日,“海昏”一词不再仅仅是一个词汇,它更像一把密匙,开启隐藏在这片土地历史深处的众多凝云。

关于“海昏”字义,南昌学者黎传绪解释到,在古代汉语中的“海”,意义就是我们今天所说的“湖”。“昏”字的本义就是黄昏。古人依据太阳的升起和落下来辨别东西方向。把“海昏”翻译成现代汉语就是“湖西”、“鄱阳湖的西面”。“国”是古代王侯的领地,和今天“国家”的意义不完全相同。

随着考古工作的持续开展,各种罕见的墓葬文物相继出土,每一件都惊世绝伦。进而让更多的人开始对那座1500消失的海昏城以及周边地区发生的一切充满了好奇。

史料记载,中国历史上出现过四代海昏侯。2000年前,29岁的第一代海昏侯刘贺,以“废君”身份贬至远离“庙堂”之外豫章郡,在封地之内建立一座王城,命名为“昌邑城”。这座土城就处于今天的新建区游塘村。从地图上看,昌邑城与海昏侯墓所处的观西村相距仅25公里。

历代海昏侯中,资料较为详实、谈论最多的自然是第一代海昏侯刘贺,在他34年的短暂的生命中,历经王、皇、侯三重身份的转变。

刘贺所生活的时代,处于汉代中期繁荣富富庶的阶段。元康三年(前63年),刘贺被受封于海昏侯。江南三月,对于刘贺来说极其陌生,他只知道,他的祖父汉武帝曾经南巡来到这里。

刘贺携带者5辆木质彩绘车和20匹车马向豫章驶进。江西社科院赣鄱文化研究所所长胡迎建向笔者介绍,食邑四千户、4匹马的车是汉代王侯出行的最高等级。同时,汉宣帝也规定刘贺不能随便进入长安,不能进宗庙,见天子。

值得一提的是,豫章郡在汉初属于淮南王国。胡迎建介绍,《太平寰宇记》还记录了吴王刘濞在西山采铜铸钱的事迹。而海昏县南部大部分地区作为海昏侯国归属于刘贺所有。在这一带,地处南昌东北,赣江入湖口的中途,便于官府控制。水网密布,在海昏国出入运输物资极其便利。

南昌西汉海昏侯大墓出土的“大刘记印”

作为一方诸侯,刘贺在海昏国的日子看似“置身事外”,被放逐在外的日子依然受到了朝廷的严密监视,这种被“乌云笼罩”的日子,从他离开长安后的那刻起,就伴随他之后的人生。

在海昏国生活数年之后,负责督察豫章郡等地的扬州刺史,向汉宣帝上书,检举刘贺与前任的豫章太守卒史孙万世有秘密来往,言其当时在位时的云云种种。汉宣帝下诏命令削去刘贺三千户食邑,刘贺仅剩下一千户。神爵三年(前59年),在豫章郡生活了四年的刘贺郁郁而终,时年三十四岁。

胡迎建介绍,在刘贺墓的附近,还有刘贺的七个妃子墓,分布在墓的北面。这说明,这七人也是与他在一起,相伴最后的岁月。

十三年之后的初平三年(前46年),汉元帝刘奭又封刘贺的儿子刘代宗为海昏侯,为海昏釐侯;后刘代宗传位给儿子刘保世,为海昏原侯;刘保世传位给儿子刘会邑。

在四代海昏侯时期,只有第一代海昏侯生活的朝代海晏清河,其余三代所处时代基本上是沧海横流。时汉室没落,江山社稷万马齐喑。直到王莽新汉时,海昏侯国被废除,第四代海昏侯刘会邑被贬为庶民。刘秀重建汉王朝之后,恢复刘氏天下,刘会邑又被恢复为海昏侯。海昏县的范围大致包括今天的永修、武宁、靖安、安义和奉新5个县。关于后来是否出现海昏侯史料并无记载。

江西省考古研究所所长徐长青介绍,海昏国作为王权制度下的产物,不干预朝政,没有军权。但却享有物质特权。在鄱阳湖西岸,汉宣帝封给海昏侯食邑四千户人口相当于当时一个标准县的人口。

从目前出土文物的情况来看,关于这位海昏侯“其人其事”也让众多学者产生了猜想。王侯将相,尊贵富足自然不必说。在古代丧葬习俗中,会把墓主生前喜欢的东西陪葬。这次出土的大量竹简、木牍、乐器等,就其喜好上,可以推断的是,“此人是一个偏文艺的人”南昌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陈东有向笔者介绍说。

“四代海昏侯主要的活动范围就在南昌。”江西南昌海昏侯墓考古领队杨军说,“但在此之前,江西全境却从未发现与他们有关的考古遗址以及遗物。”

从地理位置上来看,在南昌西汉海昏侯墓的东北面,不仅有常被人们称为“汉代王城”的铁河汉代紫金城城址,还有铁河汉代古墓群及昌邑乡游塘汉代城址。

在漫长的时光潋滟中,到了南宋年间,海昏城却意外“消失”了。至今关于它如何“消失”依然众说纷纭。民谣中传唱“淹了海昏县,现出吴城镇。”。据《晋书》载,东晋元帝大兴元年(318年)1月,“地震,水涌出,山崩。”而《南昌府志》同治十二年刊本载:东晋318年3月,庐陵、豫章西阳地震山崩,其中就包括了海昏。

在168年四代海昏侯的治野之下,鄱阳湖西岸的这块海昏侯封地的社会风情,史书上并无详实记载。只是当时整个豫章郡“出产大树林”,从西汉开始,豫章郡就是重要的造船基地。西汉刘安所著《淮南子》云:“榧、楠,豫章之生也,七年而后知,故可以为棺、舟。”鄱阳湖西岸算得上是富庶之地。

[责任编辑:曾悦之]

标签:海昏侯 鄱阳湖 考古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提供该页内容是出于为广大网友提供参考信息为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用户不得用于任何商业目的,不得以任何方式修改本作品,基于此产生的法律责任凤凰网江西频道不承担连带责任。如有问题请联系city_jx@ifeng.com。

今日推荐

江西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